Self-hosted Weibo of  
Zhenni J. HOU
Zhenni J. HOU 2022-04-28 12:02

昨天终于开始重新到公司上班,两个多月没有来了,感觉很不习惯。

又开始了等车等到脚疼,因为不知道吃什么而焦虑的日子。

在附近看了一圈,发现好多餐厅都清空了,不知道是合约到期还是因为疫情而关门了。

幸好外卖还能叫,不过得带上同事一起,才能达到起送金额。

同事跟冬天的时候一样,还是戴两层口罩,但是我如果戴两层实在是呼吸不过来,所以这两天都还是戴一层口罩。

夏天的衣服是不是也该再买几件了呢?感觉又要没衣服穿了。

怀念不用戴口罩的日子。

 查看评论
Zhenni J. HOU 2022-01-12 14:59

没有用所以就不学了吗?

买菜的时候用不上高数,所以就不学了吗?生活中用不到英语,所以就不学了吗?一个“的”字走天下别人也能看懂,所以就不用区分“的地得”了吗?

我虽然不是一个勤奋的人,但是我喜欢学习新东西。虽然我喜欢学,但是一旦受到打击,又会立刻停止,而且会记很久。

小学的时候家里有电子琴,虽然我没有认真弹练习曲,但是我很喜欢听电子琴里的预设曲目。由于没有谱子,我只能自己听了之后,在琴键上找到相应的键位。

有一次我听出了一个完整的音乐段落,自己试弹了之后发现和原音完全一致,于是兴冲冲地把我妈叫来弹给她听。

我妈说:“这有什么用?”

于是我就再也不干这事了,不再听音辨位,当然也没有好好弹电子琴。往后十几年,我都只记得当时听出来的这个段落。

有一次刷微博的时候偶然听到了这个曲子,我还挺怀念的。

 查看评论
Zhenni J. HOU 2022-01-10 16:32

由于不确定布加拉提的发型是不是妹妹头而打开百度搜了一下,发现百度百科的“妹妹头”词条举的例子就有布加拉提。

不过同样出现在这一页的还有灰原哀,这就有点让人疑惑了,因为布加拉提是齐刘海,应该是属于典型的妹妹头,可是灰原哀是空气刘海,这样也算吗?

妹妹头看起来好清爽啊,我也想剪了。

 查看评论
Zhenni J. HOU 2021-12-22 19:03

为了能让墙内访客也能使用disqus在我的网站上发表评论,我用GitHub用户fooleap的disqus-api项目搭建了一个中转api。

由于需要用php服务器,我找到了免费空间000webhost,搭建得很快,api的返回速度也很好。

但是000webhost有个问题,如果我是免费账号,平台有权不通知我就直接停我的服务、删我的代码。

从2018年到现在为止已经被删了2次了,气死我了😤。

但是也没办法,毕竟用的是免费服务,人家直接删我的网站也无可厚非,况且我只在网站里保存了服务端代码,没用人家的数据库。而服务端代码随时可以重新上传,所以可以说并没有真的丢失数据。我只需要重新注册一个免费账号就可以卷土重来。

但还是好气啊😤

 查看评论
Zhenni J. HOU 2021-12-07 13:43

微博炸号快一个月了。2009年注册的主账号现在是幽灵账号,能登入,能看别人的微博,甚至信息流里的广告都一个没少,但是不能点赞评论转发,主页显示账号被夹,别人也看不到我。

本来想转用2014年注册的小号1号,一天之内关注了5个人,于是被判定账号异常,又给我夹了。这次被强制登出了,再想登入时就要我验证手机。这个账号没有绑定手机,其实我只要有一个能用的手机号就能找回账号,但是我没有。现在看账号主页也是显示异常,实在没有办法。

后来一个热心网友用自己的备用手机号给我注册了一个新号,我也登入成功了,但是由于是异地登录,我新关注了2个人,又被判定异常了,这次账号还在,我也没被强制登出,但是现在无法关注别人,点赞评论转发都会被屏蔽,别人也看不到,还是无法正常使用。

后来我又找回了2016年注册的小号2号,连当时临时注册的邮箱都找回来了,手机号码也在我这里,算是能正常使用了。但是一天只敢关注一个人,免得又被判定异常。就离谱。

再说新弄的自建微博,新买了域名,甚至还用上了我的第二个Github小号,但是效果不是很好。

可能是大家习惯了用手机微博APP,而不习惯打开网页。况且那个又是静态网站,只能我自己发内容,别人只能评论,不能在我的网站上注册和发内容。但disqus的匿名评论功能又做得太复杂,之前交流比较多的网友都不太愿意转到这里来。这样看来好像有点失败。

所以现在的情况是,我又用回了小号2号,每天找回一个关注,还是无法远离夹总的势力范围,叹气。

 查看评论
第1页,共7页